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新巴尔虎左旗 >

新巴尔虎左旗供热项目纠纷五年仍未解

归档日期:03-15       文本归类:新巴尔虎左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新巴尔虎左旗(下称“新左旗”)隶属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地处大兴安岭北麓,冬季漫长严寒,积雪期为140天左右,最低气温可到零下40度左右,因此冬季采暖是非常重要的民生问题,但这一切被旗政府所在地阿木古郎镇供热项目纠纷给打乱了。一家民营企业从被招商引资进来投资建设,到出现“偷、强接管网”纠纷,矛盾一步步激化,直到去年新左旗政府应急接管热力公司达到顶点。这场政商纠纷不仅损害了民营企业的利益,也给当地的营商环境蒙上了一层阴霾。

  2013年,新左旗发生人事变更,新领导将应由供热企业施工的三级管网工程外包出去,并且未经义龙热力公司同意,擅自将供热管网打通,与未经验收合格的第三方新建管网相连接。“由于施工管网工程质量不合格,导致热力公司供热受阻温度不均匀,使企业无法保障正常供暖,给百姓生活造成影响。”赵忠义对本报记者表示。

  “偷、强接管网”造成了供热单位与取暖户之间无法签订正常的供用热合同。义龙热力公司不掌握供暖数据,使得企业无法收费,运营跟家困难。据了解,第一个年度取暖期(2012-2013年)期间,新左旗政府不但未拨付热力运行应急款,而且未支付入网费及公建部门的取暖费;第二个年度取暖期(2013-2014年)未支付热力运行应急款,运行期间支付了取暖费。

  2014年底,央视新闻曝光了新左旗“供暖不足,几千户居民寒冷中过冬”:室外零下30多摄氏度,居民家里温度却只有8-10摄氏度,远低于供热达标温度18摄氏度。在呼伦贝尔市协调下,新左旗政府在第三个年度取暖期(2014-2015年)与义龙热力公司签订《保障义龙热力公司正常安全供热协议书》,拨付热力运行应急款4000万元(含应缴热费),此后三年,直到第六个年度取暖期(2017-2018年),新左旗政府均采取拨付热力运行应急款的方式向义龙公司支付费用。义龙热力公司提供的收据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别合计拨款4000万、4100万、6000万,名义是供热应急款、热力运行亏损补贴款、煤电补贴款、公家单位取暖费等。

  时间回到2011年,当年的6月22日,内蒙古义龙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义龙集团”)与新左旗政府签订《新左旗阿木古郎镇集中供热项目建设协议书》,义龙集团组建热力公司,负责阿木古郎镇规划区域内采暖供热。同年10月份义龙集团登记注册内蒙古义龙热力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义龙热力公司”),当年实现在建工程项目投资额9438.1万元。

  《协议书》约定新左旗政府负责为义龙集团“办理无偿配置位于阿木古郎镇南五一牧场处的壹亿吨煤田,以作为对义龙集团供热投资运营亏损的补偿,并负责办理相关手续”。

  此前一年的7月6日,呼伦贝尔市经济委员会在回复呼伦贝尔市政府办公厅的《关于新左旗政府申请为集中供热项目配置煤炭资源的意见》中表示,同意在市政府管理的勘探程度较高的五一牧场煤田中为新左旗供热项目配置煤炭资源。

  义龙集团董事长赵忠义坦言,正是这项约定打动了他。后来国家政策收紧,五一牧场被限制开采,对此,赵忠义表示可以接受,但新左旗政府并没有给出任何补偿办法。

  不过,除了没有配置煤炭资源外,协议中的部分条款,新左旗政府也没有履行。根据《协议书》要求,“该公司(义龙热力公司)成立后,负责阿木古郎镇规划区域内采暖供热,乙方(义龙集团,下同)在满足阿木古郎镇供热要求的条件下,甲方(新左旗政府,下同)承诺在阿木古郎镇供热规划区范围内不再批准建设新的热源及供热公司。”而事实是2015年6月,新左旗政府在距离义龙热力公司300米处的巴尔虎路东侧新建了一个热力公司,新左旗政府的解释是由于本地冬季气温太低,不能离开供热,所以建了这座备用热源厂以防万一,建成后并没有使用。

  《协议书》约定“(甲方)协助乙方办理本项目有关政府批准文件,保证该项目享有国家及地方政府的对外开放及招商引资优惠政策,甲方应在本协议生效后尽快协助乙方完成项目开工前的所有立项及审批文件。”赵忠义表示,2012年至今,企业多次找政府协助办理热力公司所有立项、建设施工手续及相关审批文件,但义龙热力公司的验收备案、消防验收、三同时等手续至今没有办理完成。

  2015年12月5日至2016年1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第二巡视组对新左旗巡视时就群众反映的阿木古郎镇供热问题,对新左旗委、旗政府提出整改要求。2016年5月26日,内蒙古自治区第二巡视组向新左旗委反馈了巡视意见。同年9月14日,新左旗在新巴尔虎左旗政务网上发布了关于巡视整改落实情况的通报,其中针对阿木古郎镇供热项目三点落实情况,包括成立旗委旗政府为主导的供热工作协调小组、对供热工程进行验收备案和管理运营上认真研究政策支持企业和谐发展。

  赵忠义对整改落实情况并不认同,他认为新左旗委、旗政府此举是“欺上瞒下”“编造不实整改报告,欺骗组织”。

  针对“成立旗委、旗政府为主导的供热工作协调小组”,赵忠义告诉本报记者,就如何整改落实巡视组的巡视意见,新左旗委、旗政府从未与作为供热方的义龙热力公司接洽、沟通过。作为供热方,义龙热力公司也没有听说新左旗成立了供热工作协调小组,最关键的是,整改报告中提到的供热工程备案、竣工验收手续至今仍未办理。

  对此,本报记者6月21日赴新左旗采访,新左旗委宣传部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供热工作协调小组的确已经成立了,但对于义龙热力公司其他的,需要向住建部门了解。记者电话联系了新左旗住建局局长马风华,马风华以“正在开会”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之后马风华向媒体表示,此前巡视问题已经完结,纠纷确实没有解决,但双方仍在协商。

  上述宣传部门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对于媒体的质疑,后期会以通报的方式对外发布。本报记者7月20日再次采访上述负责人,对方表示“通报还没正式发布,还在联系此事”。截至7月26日截稿前,本报记者仍未收到新左旗的相关通报。

  2012年10月1日义龙热力公司工程一期项目全部竣工并开始供热运行,几年期间根据运行需要进行第二期改造扩建以及完善附属设施和各换热站的改造、修缮,累计投资额约为2.5亿元。

  陈年旧账一直不能解决,双方的矛盾也在第六个年度供暖季达到顶点。2017年11月23日,新左旗政府对义龙热力公司下达《应急接管告知书》,依据《内蒙古自治区城镇供热条例》,以“无法保障正常供热,已经严重影响公共利益,经多次协调、督促后仍无法保障正常供热”为由,对义龙热力公司的供热设施进行应急接管。

  而在此前的11月20日,新左旗政府班子成员已与赵忠义达成意见,争取11月24日完善维修实现注水点火。赵忠义告诉记者,在11月20日至23日的这几天内,他和义龙热力公司都在积极与新左旗相关部门、单位沟通,以确保如期注水点火供热。新左旗政府却在23日晚突然出动警力紧急进驻热力厂区,进行强行接管。

  对此,新左旗委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应急接管实属无奈,因为供热不足的原因,新左旗已经出现了群体性事件的苗头,而且旗政府应急接管后的次日晚就恢复了供热。对此,赵忠义则表示:“我们前期已经做好了大量的工作,当然可以非常快地恢复供热。”

  2018年5月30日,新左旗住建局向义龙热力公司下发《关于移交集中供热设施运营管理职责的通知》,终止接管决定。

  对于应急接管,义龙热力公司认为新左旗住建局此举既没有提前行文告知,又没有在公证部门监督下做交接及资产确认。由于双方的矛盾并没有明显的缓解迹象,义龙热力公司大部分工作人员没有进驻公司。记者在现场看到,目前只有一名保卫人员留守在义龙热力公司。“不知道政府强行接管运行后锅炉是什么情况,到现在政府也没给我们运行记录,按照每年我们的管理计算,现在正是维修保养的时候,只有现在比较好的维修保养,才能保证冬季供热的正常运行。”义龙热力公司负责人乌海民告诉本报记者。

  新左旗政府6月22日曾与义龙集团协商,希望将热力公司收购或收购其运营权,但是目前只能先给一小部分钱。对此,赵忠义表示他愿意卖掉公司,但必须付款一定比例才行,否则有可能又成为一笔烂账。他对本报记者透露,这几年跟新左旗政府的纠纷让自己“身心俱疲”,纠纷严重影响了企业的正常运营,他也希望能与新左旗政府达成双方都满意的协议,逐渐将在新左旗的投资全部退出。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新三板+H”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篇章,为提升新三板市场管理水平和能力带来机遇。

  港交所与股转的合作可参考沪港通、深港通的模式,预计今年6月7月将出现首批合资格三板企业上市。

  现在企业拟IPO热情下降了很多,大部分企业对于是否要冲层保层保持着顺其自然的态度。

  A股和新三板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核心组成部分,并购重组逐渐成为上下互通、有机联系的重要纽带。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站注明“来源:中国网财经”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本文链接:http://anmoni.com/xinbaerhuzuoqi/634.html